| 收藏本站| 设为首页

您的位置: 首页 >> 信息展示 >> 文化广场

那年小站
发布时间:2018-11-07 07:11:20    来源:中国气象报社    编辑:chenjing    作者:白昉

1954年,我刚参加工作,被分到了江西省贵溪气象站。那年,我23岁。

在贵溪气象站,最难忘的是一次制氢小失误,差点酿成爆炸的危险事故。那时候,高空观测业务主要是一天放两次气球,一般由两个人共同操作,一个人看经纬仪,一个人在下面计算、绘图。那时候还需要人工制氢。有一次,在制氢时,需要剪保险垫片,而我因刚接手,对于保险垫片的尺寸大小把握得还不是很精确,因此将垫片稍微剪大了一些。一放上去,泄气粉和水一倒,氢气缸就“呼呼呼”地不停冒气。冒气就麻烦了,我只得赶紧向站长请求帮助。站长立即将厨房灶内正在燃烧的大火用灰扑灭(氢气遇火会爆炸),再把制氢的缸小心打开,慢慢放空制氢材料。那次幸得有站长的帮助才没有发生爆炸。这算是我在贵溪站出的一次小失误,有了这次教训,我在以后的制氢过程中都十分小心。

在我的气象工作生涯中,一共有三个站让我难以忘怀:贵溪气象站是第一个,余下是庐山站、弋阳气象站。尤其是庐山气象站,因为参与了建站,记忆尤为深刻。

1954年10月,我被安排到庐山站建站,这是江西建立的第一个高山气象站。庐山站建站用的水银气压表,是我当时从南昌背上去的。这个水银气压表,既不能倒放,也不能斜放,更不能颠簸。一路上坐火车、坐汽车我都小心翼翼地将它抱在怀中。

在庐山站开展观测业务,与在贵溪气象站时相比,条件更加艰苦。那时候,山上都是山路,崎岖陡峭,物资设备、生活用品的运输较为困难,生活条件艰苦。同时因为在高山上,气候条件较为复杂,尤其是冬天,观测起来十分费力。

在庐山站,在零下十多摄氏度进行观测是常有的事。观测用的供压板上经常会结下厚厚的一层雾凇,有时有电线杆子那么粗。每次都要人上去把它敲开,才能测风。这时出去观测,我的眉毛上总会结满厚厚的一层白霜。有一次,厚重的雾凇压断了电线,大晚上的,电报要送到山下邮局,多亏同志们团结,守班的守班,送报的送报,才及时完成任务。我在庐山上度过了春夏秋冬四个季节,站内的各项业务流程和观测设备也逐步规范。1955年,我调往弋阳县参与建站。

弋阳站是农业气候站,观测次数相比贵溪站和庐山站来说较少,每天只需要四次观测,相对来说轻松一些。气象站需要24小时观测,夜里时常不能入睡,而在气候站作息时间较为规律。农业气候站是由省农业厅拨款,气象局管理,站内主管气候观测,没有天气绘图报。

弋阳站建站最难操作的就是搭建观测场内的风向台。十多米高的风向风速杆,纯靠人力拉和扛,并且还要将其埋入地下一米五深,这样的工作难度可想而知。风向风速杆竖起来之后,要将测风的风压板和风向标安装上去。风压板是由一块铁皮、一个齿轮组成,有十多斤重。扛着这样的器件爬上十多米高的风向杆,有些恐高的我只得咬着牙坚持完成了任务。就这样,我又在弋阳站工作了将近一年半。

参与基层台站建设的这三年,我走过无数的山山水水,有跋涉的艰辛,有建站的劳累,有时还要冒着生命危险进行业务操作。但同时,我也收获了很多,无论是观测业务的精进,还是气象精神的浸染,都使我深知如今气象事业的来之不易。

建站这三年,是我记忆中深藏的最美好的时段。

(作者为江西省赣州市气象局原副局长 邓书敏整理)

扫一扫,手机浏览此新闻
扫码查天气,出行无忧虑
下一篇:扶贫工作满月记

行业新闻

本站要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