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收藏本站| 设为首页

您的位置: 首页 >> 信息展示 >> 文化广场

那年夏天的冰棍儿
发布时间:2018-08-17 07:08:38    来源:中国气象报    编辑:chenjing

在我十岁那年,父亲在镇上买了新房,一家六口搬离了二十多平方米的泥草房。其实所谓的新房是父亲单位上的一间旧校舍。那会儿,全家只有当教师的父亲一人有工作,我们兄妹四人前后步入了校门,家里的日常开销日益增加,买房子的钱也没有一次性付清,每月要从父亲的工资里面扣除一大部分,生活捉襟见肘。

如今想起来,当年窘迫的日子,让我那段少年不知愁的时光,似乎变得更加有意义。

记得那时,没有新衣服穿,每到过年,也只是母亲用旧衣服翻了缝儿,褪色的面儿换成里儿,没褪色的衣服里儿当作面儿,制作而成的“新衣服”,穿在身上,也会喜滋滋地臭美一番。几个玩伴疯玩踢毽子、丢沙包、跳皮筋等游戏,个个热得脸上“冒油”,卖冰棍儿的吆喝声,总是吸引着我们的味蕾。然而,更多的时候,看见卖冰棍儿的也只能目送远去。有时母亲实在不忍,给五分钱买一根冰棍儿,舍不得一口咬下一块儿,就用舌头舔着吃。贪婪高兴的样子,就像一个馋嘴的小花猫,仔细品着那个年代属于我们的快乐滋味儿。

曾有一段时间,我一直不明白,十岁那年,具体是什么力量促使我喊出了第一声:“卖冰棍儿——”。

在我家不远处,有一家冰棍儿厂,每天一大早就有很多人去进冰棍儿。推着自行车,后座上放着一个四方形的泡沫箱子。每根冰棍儿进价三分五卖五分。看着每天冰棍儿厂门口挤满了进冰棍儿的人,我便有了卖冰棍儿的想法。父母说我年龄太小不同意,固执的我执意央求母亲为我准备卖冰棍的箱子。

据说他们用的泡沫箱子,是当时卖冰棍儿保温效果最好的“器材”。可我没有那样的泡沫箱子,我的冰棍儿箱子是木头的。这是奶奶留下用来储藏杂物的一个红木大匣子,大概五十公分长,三十公分宽。木质的周身已经褪去原有的颜色,又沉又笨拙。我一门心思想卖冰棍儿,还是坚持让母亲给红木匣子做好了保温的细节。母亲在匣子里头用塑料布包上一层棉絮,以便延长冰棍儿融化的时间,匣子外面两端系上两根约五公分宽、厚的布条,以便我可以将匣子背在肩上。

小时候的我性格内向胆怯,喊出第一声“卖冰棍儿——”时,才张口喊到一半,便不自在地环顾四周,声音小的只有我自己能听见,并且还脸颊发烫,红得不敢抬头看人。可想想箱子里那些容不得太多时间的冰棍,我又想喊出最洪亮好听的声音,让箱子里的那些冰棍儿都尽快找到“收留”它们的人。

火辣辣的阳光照在我的木头匣子上,我急得脑袋直冒汗,却丝毫不能延长半秒冰棍儿融化的时间。我知道我不能吃掉它们,否则我不仅得不到“战利品”,还会失去本钱。于是我就开始大声吆喝,“冰棍儿便宜了——”“鸡蛋换冰棍了——”。最后我的冰棍儿不仅没有变成一根根可怜的木棍儿,还得到了特殊的“战利品”——鸡蛋。记得那天,我兴高采烈地捧着鸡蛋来到母亲面前的时候,母亲擦拭着我脸上的汗水,眼里浸着泪水,把我拥在怀里。父亲下班回来,第一次表扬了我,说穷人家的孩子就应该有吃苦耐劳的精神。我高兴地就像路边的花儿,骄傲地绽放着笑脸。

开学的日子很快到来了,我的冰棍儿匣子不得不光荣“下岗”了。那期间我没舍得吃一根冰棍儿,母亲特意给我买了两根儿,说我挣钱不容易。别人家的孩子都有自己喜欢的新衣服,母亲就带我去服装店做了一套,那是我第一次穿不是母亲翻了缝的新衣服。浅绿色的裤子、橘黄色的上衣,我穿着新衣服,拉着母亲的手,笑得像那一朵最美丽幸福的向日葵。也是这一年,我拥有了唯一记录我童年时光的一张相片。相片中的我穿着自己劳动所得换来的新衣服,虽然皮肤被晒得黑黑的,但笑得特别灿烂、开心,这张花了三毛钱的黑白照片,一直被我珍藏在相册之中。

扫一扫,手机浏览此新闻
扫码查天气,出行无忧虑
上一篇:在茅台古镇,伯约醉了 下一篇:距离

行业新闻

本站要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