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收藏本站| 设为首页

您的位置: 首页 >> 信息展示 >> 文化广场

给父亲理发
发布时间:2018-07-02 07:07:12    来源:中国气象报    编辑:chenjing    作者:田雨

给父亲理发是母亲以前最不喜欢干的事。母亲宁愿去干农活,也不愿意重复上演“挨骂、罢工和让儿子临场救火”这个程序固定的“理发三部曲”。当然,理发过程中我也免不了被父亲“批评指导”,不过那节奏会缓和得多,因为父亲知道,无论结果如何,只有我会为他继续理下去。

时光荏苒,岁月如梭,一晃我已近中年。每次回家,母亲总说“你爸头发长了,给剪一下。”

理发的程序和以前基本相似:我负责给父亲洗头,母亲负责为父亲理发、挨骂、罢工,然后由我来收场。不知从何时起,理发这件母亲和我都倍感棘手的差事却慢慢变得充满快乐和幸福,我们都很乐意用蹩脚的手艺在父亲的笑骂声中完成这项“伟大”的工程。父亲教我如何握梳、如何持剪、如何根据头型剪出合适的发型。之后就象孩童一般向母亲炫耀儿子如何听从指挥,剪的如何好,母亲总会笑着撂下一句:“以后让你儿子剪,少麻烦我。”

父亲是名出色的木匠,会建房,会打家具,会砌墙,还会设计。父亲用他的聪明能干和当时尚显单薄的肩膀,与爷爷共同挑起了一大家人生活的重担,熬过了那段艰难困苦、充满矛盾且有些无奈的日子,也落下了一身病痛。

父亲理发的技艺很好。我和同村几个玩伴的头发经常是父亲打理,基本上是清一色的小平头。父亲会像打家具一样,细心地为每个孩子理发。那时我家院子里摆着几个脸盆,七八个半大小伙,打水的、洗头的、拿着玻璃镜片臭美的十分热闹。那时的父亲很帅气、很阳光、充满自信,他的理发技术在我们这帮孩子身上得到了充分发挥。尽管那时我很不愿意理成小平头,但因为喜欢热闹的场面也就勉强接受。

主动给父亲理发是从2004年开始的。那年父亲患了严重的腰椎间盘突出,在床上躺了好几个月。直到我借着出差的机会踏进小院,掀帘而入的瞬间,看到躺在床上,头发凌乱、满眼歉意想翻身而又不能的父亲时,我的泪水夺眶而出,我握着父亲粗糙的大手,摩挲着乱蓬蓬的头发,心如刀绞,那个在我心中一贯坚强的父亲变老了!

第二天,我决定为父亲理发。洗头、剪发、清理碎头发,我都亲自完成,每一项程序进行得十分认真,就像小时候父亲为我理发一样。因为父亲不能起床,推子没办法用,我只能用剪刀,才能剪的更好些。父亲努力配合着我,有时躺着,有时趴着,虽然不太舒服,但我看得出父亲很高兴,那次是我第一次主动为父亲理发。

从那以后,每次回家,我都会给父亲理发,也会让父亲给我理发。父亲多少有些意外,“你不是不喜欢我推的小平头吗?”父亲虽然这么说,却立即收拾理发的工具,他的行动暴露了藏在心里的快乐。父亲一手拿着梳子,一手拿着推子,小心翼翼地为我理发,一会儿左看看,一会儿右看看,一会儿用手揪着头发试着长短。父亲的动作很慢、很细心,生怕漏掉一根头发,动作己明显没有了年轻时的那种熟练,摸摸索索干了近一个小时。说实话,看多了街上晃动的各种发型,感觉父亲的手艺最好,透着率真和淳朴,关键是我很享受理发的过程,尤其是父亲的手指触摸头皮的那种感觉好温馨、好惬意,一股股暖流缓缓涌向心灵深处。

每当头发长了,坐在理发店有些晃眼的大镜子前,看着理发师咔嚓咔嚓的忙碌着,往日父亲理发的场景又会浮现在眼前:还是那个院子,还是那张凳子,还是那把推子……只是少不谙事的我和年轻自信的父亲变了,我在渐渐长大,而父亲慢慢变老。那一刻,我想起一句话:“您养我长大,我陪您变老。”

扫一扫,手机浏览此新闻
扫码查天气,出行无忧虑

行业新闻

本站要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