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收藏本站| 设为首页

您的位置: 首页 >> 信息展示 >> 文化广场

《山之四季》:感受万物四时之美
发布时间:2018-06-08 07:06:32    来源:中国气象报    编辑:chenjing    作者:何昔

提到简单生活,很多人会推崇梭罗的《瓦尔登湖》,其实,《山之四季》更能给人以清简生活的启迪。

作者高村光太郎是日本二十世纪上半叶的诗人与雕刻家,在日本战败,妻子去世之后,移居岩手县山间,隐居起来。而在这隐居的七年里,便有了这本《山之四季》。

“人声、脚步声,自然也是听不见的。不像下雨,下雪是没有声音的。每到这时,待在屋里,感受着悄然无声的世界,便觉得自己像是聋了一般。尽管如此,偶尔还是能听见地炉里柴火的响声,以及水壶里热水沸腾的微弱声音。这样的日子将一直持续到三月。”田间地头的虫鸣,树枝上的鸟叫,耕作时流下的汗水、磨出的老茧,这些平淡无奇的事物,在高村的笔下反而别有一番意趣。这七年的山野生活,高村并没有虚度,他无时无刻不在感受着生活。

在《山之四季》里,高村光太郎对于雪景的描写最是打动人心。他笔下的雪,晶莹剔透,富有生命力且洁白无瑕。日本的生活美学家松浦弥太郎尤爱《山之雪》,以致念念不忘“我梦想能在雪夜的山庄住一晚,哪怕一次也好,一边读着高村光太郎的《山之雪》”。或许是境界不够,意趣不同,我却爱极《山之春》。常态一般,中国的作家们追求意境,寥寥几个字就能让你仿佛置身荒古,独对悠悠苍天,怆然而涕下,又或是漫步青石巷,一把油纸伞,朦胧的杏花烟雨江南。而日本的作家们尤重细节,从一只小虫舒展身体,到聆听一株植物开花的声音,他们都极真挚地描摹下来,然后化为文字轻柔地展现在你面前。那一种氤氲在小小事物中的美,极平凡,极细腻,极动人。宛若可以触碰到花的温度,听到叶的轻吟,待你陡然发觉,却发现身边早已温暖如春。

说起这本书,不得不提高村先生在书中写下的唯一一首俳句:“若忆帕多瓦,旧时追忆在心头,满目唯梨花。”出于对梨花的偏爱,极爱那句“满目唯梨花”,我以为仅次于“落尽梨花春又了,满地残阳,翠色和烟老”“记得那人和月折梨花”“千树万树梨花开”等句。梨花如雪色,作者身居山中独对千山万雪,而此时“满目唯梨花”,一时漫山的雪明亮起来,仿佛幽幽地散发着梨花的清香,宛若梨花雪。我想,若有如此心境,便是独居也尽是美感。

作者对文字张力的把握亦十分神准,当你静下心来,捧起这本书,仿佛是融进字里行间,同泥土一起湿润,同花草一起生长,若贴近了,甚至能听见稚嫩的竹子拔节的声音,那是一种“但余钟磬音”的宁静安详。若是在雪夜,你能听见火炉中柴“劈里啪啦”地燃烧,推开窗,清冷的空气夹杂着雪的气息扑面而来,而窗外,大雪正纷纷扬扬。

“生而为人,无论是在人群中,还是在父母亲戚之间,都会感受到一种无穷无尽的孤独,这是不可避免的。而我们通常所说的孤独,大多都是在与人交往的过程中,由某种不满、不安变化而来。我在这里所做的任何事,都是顺其自然,一点儿也不觉得孤独。”作者将自己的人生感悟烙进这本书中,关于孤独,或许不完全是孤独。就好像高村先生说的那样,生而为人,都会感到孤独,是不可避免的。可是由不安与不满变化而来的,却不是孤独,而是顺其自然,遵乎内心的人,并不会孤独,因为他们在做自己想做的事,自己的行为本身就能让内心感到充足。“只要做好我在那里能做的事,完成我应尽的责任就好。之后就只能顺应天命,独自死去,然后万事休矣。”这是心境上的幸福,便如苏东坡的“此心安处是吾乡”一样。

扫一扫,手机浏览此新闻
扫码查天气,出行无忧虑

行业新闻

本站要闻

销前

  • 点击这里给我发消息 钱先生
  • 点击这里给我发消息 刘先生

销后

  • 点击这里给我发消息 钱先生
  • 点击这里给我发消息 刘先生

故障中心

  • 点击这里给我发消息 钱先生
  • 点击这里给我发消息 刘先生

投拆及表扬

  • 点击这里给我发消息 钱先生
  • 点击这里给我发消息 刘先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