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收藏本站| 设为首页

您的位置: 首页 >> 信息展示 >> 文化广场

翠绿浓荫下的一朵喇叭花
发布时间:2018-05-31 07:05:02    来源:中国气象报    编辑:chenjing    作者:李春兰

我是学中文的,我骄傲。

敲下这一行字,自己忍不住笑出了声。

中文,作为一个超级庞大的专业,每年输出着数以万计的毕业生,分散在天南海北、各行各业。而我,阴差阳错进入了气象行业,作为一个备受“宠爱”的“小另类”,我已经幸福地度过了十个年头。

2006年,揣着教师资格证在异地他乡吃了两年粉笔灰的我,突发奇想加入了国家公务员考试的大军。遵循着回老家工作的原则,发现可以报考的职位只有一个——河北省衡水市气象局办公室科员。

大学里诗词歌赋,毕业后三尺讲台,面对“气象”两个字感觉陌生到了极点,甚至一度感叹原来家乡这座小城还有个气象局。

报名,笔试,面试,政审三关六步一一走完,直到坐在了属于我的办公桌前时,整个人还是懵懵的状态。

这种状态一直持续到了入职培训,才让我这个门外汉开始初步融入“气象”。

当年,全国气象系统对于非气象专业的新入职人员,都会统一安排三个月的全脱产气象专业知识培训。每天面对一堆犹如天书的数字、公式和符号,画着梯田一样的天气图等高线,天知道我这个中文专业的毕业生是怎么熬过来的,培训结束时竟还把那门咬烂了笔杆的《天气动力学》考出了98分的成绩。培训结束后,再坐到办公桌前,才算稍稍有了三魂归位的感觉。

文秘、宣传、政务……办公室的工作纷繁多样且与气象密切相关,仅凭我原来那点文字基础,和培训后的一丝半悟远远不够。局领导非常贴心地安排我去业务科室“转科”。一个月,我在气象台、观测站等科室一圈转下来,大家嘴里常念叨的那些专业术语也学了个七七八八。

待手头工作渐渐熟悉后,闲来无事时便跑去听会商、问专家,跟着人影作业车打打炮弹拍拍照片,黏着农气人员下地发问卷。如此这般两三年下来,基本可以“装模作样”地把雷达云图看个半懂,自己这个“门外汉”总算混到了门边。

岁月更迭,日久年深,自己身上文科生的标签已逐渐淡去。只是在中国气象报社组织通讯员培训或与兄弟地市进行文秘、宣传工作经验交流时,总有一个人适时用了然的口气说“怪不得,原来你是学中文的!”不知为何,每当有人这样说,就会萌生出一种小小的骄傲——原来曾经让自己一度有些懊恼的中文专业也是值得骄傲的!

这些年,气象系统公务员招考专业限制越来越严,我始终是局里唯一一名文科生。

在一片理工科的翠绿浓荫下,我,仿佛一朵小小的喇叭花,从墙角爬出,昂首挺胸傲娇地存在着。

扫一扫,手机浏览此新闻
扫码查天气,出行无忧虑

行业新闻

本站要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