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收藏本站| 设为首页

您的位置: 首页 >> 信息展示 >> 文化广场

听从你心 无问西东
发布时间:2018-05-11 07:05:41    来源:中国气象报    编辑:chenjing    作者:何昔

北平下了一场苍苍茫茫、由远而近的大雪,众多知识分子相聚一堂,淡定而从容。泰戈尔诗意睿智的演讲;陈寅恪、闻一多讲课的风度翩翩;教物理的老师写到“静坐听雨”后;一人披蓑衣而坐,于瓢泼大雨中钓鱼的悠远意境;沈光耀飞上天际的绚丽和她的母亲一字一韵的腔调;王敏佳清瘦的背影和充满苦难的泪花……在这部面向青年人的电影《无问西东》中,一群最从容的人书写着一场“Young Forever”的故事,它纵贯百年,试图以曾经参与到时代变革中的精英人物故事来反映人的生活价值抉择问题。

影片中,上世纪20年代的青年学子吴岭澜陷入了自己人生的苦恼中。那个时期,摆在年轻人面前的是迷茫的救国路线和山河破碎的未来,在科技兴国的社会潮流中,“实科(科学)”专业成为学生们的优先选择。偏科严重的吴岭澜选择了自己最不擅长的实科,原因是“优秀的人都选择实科”。直到成绩榜公布,他因为物理成绩“不列”,而英文和中文成绩却异常拔尖,被校长梅贻琦叫到办公室劝说转专业。梅贻琦说,你忽略了一点,无论你面临什么样的环境,都应该真实地面对自己的内心,而不是随波逐流。真正的“真实”应该是——“你看到什么、听到什么、做什么、和谁在一起,有一种从心灵深处满溢出来的不懊悔,也不羞耻的平和与喜悦”。

二十多年后,吴岭澜成了西南联大的国语教师。华北之大,却容不下一张书桌。纷飞战火中,敌机在天空中盘旋,他站在山洞外,给学生们朗诵泰戈尔的诗《爱者之贻》:“世界于你而言,无意义无目的,却又充满随心所欲的幻想,但又有谁知,也许就在这闷热令人疲倦的正午,那个陌生人,提着满篮奇妙的货物,路过你的门前,他响亮地叫卖着,你就会从朦胧中惊醒,走出房门,迎接命运的安排。”

这有点像他年轻时对生命的思考。他在与梅校长的一番对话后,把自己锁在房间里开始思索,自己的人生该怎样度过?直到去图书馆听到泰戈尔的演讲,泰戈尔鼓励清华学子要“保持那凡事必求美满的理想”。陪同在泰戈尔身边的,是当时最卓越的一群人(梁思成、林徽因、梁启超、梅贻琦、王国维、徐志摩),徐志摩翻译泰戈尔的演说,用了汉语词汇中最美的修辞,以硖石话讲出,便是一首首小诗,飞瀑流泉,琮琮可听。这些人站在那里,自信而笃定,那种从容让吴岭澜十分羡慕。那一刻他从思索生命意义的羞耻感中释放出来,原来这些卓越的人物也认为花时间思考这些、谈论这些是重要的。这段故事正是对人生自我追求的探索,也是电影的风骨和点睛之笔。独立之精神,自由之思想,是贯穿着整部电影的“精气神儿”。

而上世纪40年代沈光耀的参军故事同样有契合此精神的片段。远在香港得知儿子参军消息的沈母心急如焚,马上不远千里来到了西南联大。沈母在泪眼婆娑中,用粤语一句一字地诉说衷肠,而这理由也非常具有现代意义——“当初你离家千里来到这个地方读书,你父亲和我都没有反对过,因为我们想让你能享受到人生的乐趣,比如读万卷书、行万里路,比如同你喜欢的女孩子结婚生子,这不是为了给我增添子孙,而是你自己能够享受为人父母的乐趣。你一生所要追求的功名利禄,没有什么是你的祖上没拥有的,那些只不过是人生中的幻影。我怕你还没想好怎么过这一生,你的命就没了。”

沈母的一番话,如夏日惊雷,穿透时代的阻隔。在20世纪,无论是承受烈火焚烧的40年代人,还是接受过集体主义锻炼的70、80年代人,还是如今在荒芜的意识形态平原上成长起来的“90后”们,每一代的背景是如此的不同,所迷恋和追求的价值观念分野清晰。但都无法脱离沈母的这个劝解:我希望你作为生命的独立个体,想好你自己这一生该如何安排。

“90后”的第一批人快要失去阵地,他们集体陷入了焦虑、颓丧、脱发、油腻等不安中,忙着追求成功跟风旋转,忙着奔向人生轨道上一切顺理成章的驿站,却忘记了自己。而《无问西东》里所阐释的人生态度——“立德立言,无问西东”告诉了我们,美好的德行和对人有益的言辞才是青春飞扬的根基。有了“行”和“言”的合一,人生在青春时刻才有环顾四周、舍我其谁的豪气和资本。在成长过程中,每个人都面临纷繁的选择,受到万事万物的干扰和阻碍。但无论外界如何跌宕起伏,年轻人都一定记得对自己真诚,坚守原则。

扫一扫,手机浏览此新闻
扫码查天气,出行无忧虑

行业新闻

本站要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