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收藏本站| 设为首页

您的位置: 首页 >> 信息展示 >> 文化广场

记忆深处的动作
发布时间:2018-04-25 07:04:07    来源:中国气象报社    编辑:chenjing    作者:吴大慧

记忆中,和母亲牵手还是小时候的事。

那年夏天,外婆去世了,母亲带着我回去奔丧。我家和外婆家隔着凤凰山,翻山是唯一的路。我们一路疾走,入夜前还是没能过山。夜晚的山路隐藏在黑黢黢的树林里,借着月光,勉强才能看清,路并不平坦,深一脚浅一脚,极为难走,树林里还不时传出动物的叫声。我害怕了,不愿意再走。

“不用怕,我牵着你!”母亲说道。

她一手拿着给外婆吊丧用的纸幡等物件,一手牵着我。母亲的手是微凉的,手心里还带着湿气,摸着没有平时的温暖,一点儿都不舒服。可牵着母亲的手,我莫名地感到安心,便一路跟着,走出了山林。

到了外婆家,已经是半夜了,到处都是来吊丧的人,大家聚在一起,谓之哭坟。凄凄惨惨的声音和黑暗阴森的环境,让我忍不住大哭起来。母亲一边对着亲戚诺诺致歉,一边牵着我走出灵堂。我在母亲温柔的抚拍中,睡着了,外婆最后的容颜自然没有见到。

我到现在都不知道,娇小的母亲如何敢一个人带着我,在深夜翻越凤凰山。在当地,就算是年轻小伙子,也要结伴才敢在夜里翻山。

儿时,我身为女孩子,却有不输于男孩的调皮和莽撞。有一次,我挣脱母亲的手,独自玩耍,从高高的桑树上跌落下去,石头划破了下嘴唇,露出了里面的牙齿,红的血,白的牙,吓人极了,饭从嘴里喂进去,又从伤口流出来。

母亲又气又急,牵着我的手,流着泪道:“看你还敢贪玩!”从此之后,只要出门,她就牢牢牵着我。

后来,我们离开老家,去往新疆生活。路途遥远而陌生,母亲背着重重的行囊,买票、候车、坐车,在宾馆过夜、倒车,六天六夜的行程,母亲自始至终牵着我的手,不曾放开。我的手腕被勒出了红印,大声哭叫,她也不曾松动。

长大后,和母亲聊起此事,她笑着说道:“我也是第一次出远门,生怕把你弄丢了,只好紧紧牵着你。”

二十多年过去了,她还始终不曾忘记在旅途中牵着我手的那一幕,那该是多么深沉的担忧和紧张!我似乎都能想象到,在拥挤的人潮中,一个年轻的妇人紧紧牵着自己的孩子,像警惕的豹子一样。

这样浓烈的感情,直到我也成为母亲后,才慢慢体会到。

随着我慢慢长大,母亲慢慢衰老,那双牵我的手,不再光滑,不再有力,眼看着我迫不及待地挣脱,眼看着我越走越远……

可惜,我当时只是满心欢喜,并没有注意母亲失落的双手,或者看了,但没看见。在以后的时光里,为了学习、生活、家庭,奋力打拼,我很少再回家,更谈不上和母亲牵手。

牵手的动作,就这样慢慢被我遗忘了。

2017年,母亲55岁生日,我的第二个孩子刚刚出生。母亲在电话里问道:“你回来吗?”声音很轻,仿佛风一吹,就散了。

“回!”我答道,然后又补充,“回来住一个月!”

母亲喜不自禁,她的喃喃低语,我已经听不清了,好像我能回家,是我给予她的莫大恩赐。放下电话,我的眼泪止不住留了下来。

我如期带着孩子回到了母亲身边。离得还有一段距离,母亲就迎了上来。看着母亲远远迎上来的双手,我恍然,原来我根本不曾忘记牵手的姿势,只是把它藏在了心里……

扫一扫,手机浏览此新闻
扫码查天气,出行无忧虑

行业新闻

本站要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