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收藏本站| 设为首页

您的位置: 首页 >> 信息展示 >> 文化广场

冬日畅想
发布时间:2018-02-22 07:02:41    来源:中国气象报社    编辑:chenjing    作者:赵娟

我们已经从2017年踏入了2018年,冷空气也如约而至,用凄风冷雨把这个南方小城包裹得严严实实,在温软舒适的气候里过习惯了的我,终于真切地体会到,寒冷的冬天这回是真的来了。

行走在路上,迎面的冷风把我的脸颊刮得生疼,双手只能揣在口袋里,若是暴露在外面的话,很快就会被冻得冰凉。那件御寒的大棉衣把我包裹得如一个大粽子。来到办公室,僵硬的手写出来的字,怎么看都不像自己的字迹了。而一些同事已经搬出了各式各样的取暖工具,用以抵御寒冷对我们的侵袭。

是的,在我们这个南国小城,年年岁岁,岁岁年年,大抵如此。新春佳节近了,冬天也就真真切切地来了。

年关已近,一年的工作已经基本完成得差不多了,只有一些零星的事情需要进行查缺补漏,因而我也就有了更多的闲暇时光来放飞我的思绪,用古朴的汉字来编织我的想象空间。

此时此刻,在这个寒冷的冬天里,我忍不住认真地想:当凄风冷雨劈头盖脸地袭来时,当寒冷空气如影随形一点一滴吞噬着我们的温暖时,谁会暖暖地想到谁?谁又会痴痴地牵挂谁?

历史的风花雪月与文人骚客的情怀总是那么吸引人,我永远也绕不过这道坎。在无边的感伤之后,我想起了白居易的《卖炭翁》,这个“满面尘灰烟火色,两鬓苍苍十指黑”的老汉,在那冰天雪地里,他尽管“可怜身上衣正单”,但为了能够多卖点钱,满足自己“身上衣裳口中食”这小小的生存要求,宁愿“心忧炭贱愿天寒”。这个可怜的卖炭翁,一下子击碎了我对大唐盛世曾经的无限神往。

我又想起了唐宋八大家中最负盛名的一个人物——柳宗元。他的《江雪》以诗言志,茫茫雪景与孤独渔翁情景交融,层次分明,人物形象生动而又饱满,远山清冷而又旷远。读他的诗,让我一咏三叹,欲罢不能。

我还想起了丹麦作家安徒生笔下的那个“卖火柴的小女孩”,这位小主人公“没戴帽子,没戴手套,也没穿鞋子”,在下着大雪的除夕夜,没卖出一根火柴,也没挣到一分钱,又不敢回家,只好在一座房子的墙角里坐下来,划着一根又一根的火柴取暖,点亮那短暂的希望,驱赶无边的黑暗、寒冷与饥饿。一想起这个长着金黄头发的卖火柴的小女孩,我的心就如同针扎一般的疼痛:她的生命之花尚未绽放,便已如流星般逝去,这是怎样一种残酷的现象,怎不让人刻骨铭心地心痛!每每念及于此,我就提醒自己,一定要善待身边的每一个天真烂漫的孩子,希望人世间再也没有这样悲惨的故事上演。

有时,我也会诵读唐代边塞诗人岑参那首豪迈的《白雪歌送武判官归京》,既感受到北国那千树万树梨花盛开的美妙雪景,更想到了我们可敬可亲又可爱的守卫边疆的军人,正是有了他们的铮铮铁骨,有了他们的默默付出,才换来这个和平的时代,才令我们过着幸福的生活。是的,已故作家魏巍老先生说得一点都没错:“我们保家卫国的中国人民解放军,永远都是最可爱的人。”

风月无边,想象无边,在这样寒冷的冬天,放飞我漫无边际的思绪,来一次奇妙的心灵旅行,接受沧桑岁月对我醍醐灌顶般的洗礼,让我更加深刻地理解到,什么是感恩,什么是责任,什么是良知,什么是深沉的挚爱,什么是人生积极的意义。

放飞我天马行空的思绪,收获崭新的人生感悟,在思索中成长,在感慨中成熟。这样的思绪,我既莫名地喜欢,也将倍加珍惜。

扫一扫,手机浏览此新闻
扫码查天气,出行无忧虑
上一篇:我的蛙和父母的娃 下一篇:漫漫归乡路

行业新闻

本站要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