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收藏本站| 设为首页

您的位置: 首页 >> 信息展示 >> 文化广场

遗忘,才是永别
发布时间:2017-12-18 07:12:36    来源:中国气象报社    编辑:chenjing    作者:穆则帕尔

死亡其实是生命的回照。只有死亡才能彰显出生命的最高意义,它是生的反面,也是生的补充。

——墨西哥诗人、诺贝尔文学奖获得者奥克塔维奥·帕斯

如果把中国的清明节、欧美国家的万圣节和墨西哥的亡灵节人格化,那么清明节一定是个神情凝重而忧伤的白衣女子,万圣节是一脸阴森却不乏幽默的红衣大主教,而亡灵节则是个无忧无虑、笑容洋溢的欢乐嬉皮。

亡灵节是墨西哥的传统节日。每年11月1日至2日,墨西哥人会举行各种丰富多彩活动庆祝,前往墓地祭拜,以迎接重返人间的先祖的灵魂。墨西哥人相信,逝去的人仍然存在于天地之间,其记忆和灵魂仍未消散。每到亡灵节,他们就会通过一座万寿菊搭成的桥,短暂地重返人间,来到曾经居住的地方看望尚在人世的亲人。

对于这片与美国同在大洋彼岸的土地,很多人对墨西哥文化知之甚少。作为印第安人古文化中心之一,曾饱受侵略与瓜分的墨西哥在人民对领土主权顽强的捍卫中实现了独立,也由此产生了兼具多国特色的多元文化。这里有花有梦,有歌有马,有灿烂的笑容和古老的神话。而影片《寻梦环游记》中的故事,正是发生在这片神奇的土地上,发生在亡灵节这一天。

五颜六色的剪纸、金灿灿的万寿菊、灰溜溜的无毛狗、像加长版粽子一样的传统食物、家族式鞋坊、娱乐广场、墨西哥本土乐器……从2011年到现在,皮克斯创作团队花了6年时间到墨西哥采风,住到当地人家里,体验他们的生活,了解那里的风土人情,几乎对一切都做了充分的准备,包括音乐、色彩、剧情、场景以及角色塑造,投入了大量的时间和精力,才把这些充满真实细节的画面精彩地呈现在我们眼前。

故事围绕着一个墨西哥乡村的小男孩米格展开。米格热爱音乐,无比渴望证明自己的音乐才能,更希望自己成为伟大的音乐家。然而,米格的家族却是整个墨西哥唯一不喜欢音乐的:由于他的曾曾祖父为了追逐音乐之梦抛弃妻女、远走他乡,曾曾祖母从此将音乐视为一种诅咒,并留下了祖训,世代禁止族人再接触音乐。

影片的开头鲜活地刻画了米格一家人的性格特征。通过米格家人和墨西哥大众对于音乐完全相反的态度,第一幕树立起了贯穿全片的核心冲突——是选择音乐,还是选择家庭?

或许你会认为《寻梦环游记》又是一个老调俗套的“追梦”故事,但皮克斯很快在第二幕给予了我们充分的惊喜:在亡灵节这一天,米格在无意中闯入了死后的世界,眼前的一切发生了翻天覆地的变化。他能看到周围的亡灵,自身也成为了独一无二的、“活着”的亡灵。在这里,米格见到了自己的曾曾祖母,查探清楚了当年曾曾祖父一去不返其实另有隐情。几经辗转,米格的音乐梦想终于获得了家人的支持。

“亡灵世界”作为全片的重头戏,完全不同于我们通常对死后世界恐怖凄凉的想象,皮克斯借助小男孩米格的视角向我们展现了堪称电影史上色彩最绚丽的死后世界。这里灯火通明,整个世界笼罩着一层浪漫的紫色光芒,错落林立的高楼带给人仿佛时空交错之感,简直有如未来都市一般绚目迷人。

在动画电影中刻画亡灵世界可谓是一次相当大胆的尝试,因为很多家长都会因为担心孩子被吓到而回避这样的影视作品。但皮克斯巧妙地借助墨西哥人的世界观,让亡灵世界变成一片欢乐的海洋。影片中的骷髅并不可怖,反而是盛装打扮,聚在一起畅谈、欢笑。在经历第一幕的压抑过后,片中的亡灵世界反而比现实世界显得更具生机和活力,使我们更容易对这一世界产生认同。这种处理方式扎根于墨西哥人独特的生死观。墨西哥人祭奠亡灵,却可以载歌载舞,通宵达旦,将本该静谧的祭典办成盛大的庆典。

墨西哥人对死亡的看法与中国有着明显差异。对于我们来说,死亡在大多数时候是一个需要避讳的话题,纪念逝者的清明节也通常是严肃与静谧的。但差异背后,我们更应该看到的是共同点——生者对逝者绵延不息的思念。

这便涉及到影片中另一个颇有深意的设定:亡灵靠生者的记忆维系。一旦生者的记忆消去,亡灵也将随之消散,迎来“终极的死亡”。生命与死亡在这里并不是以肉体为分界点,记忆才是,它承载了逝者在生者世界留下的精神印迹,是联系起两个世界的桥梁。

煽情而不滥情,讲述而不说教,点到为止,恰到好处,这便是《寻梦环游记》的价值所在,也是皮克斯电影的精彩“大招”。我们需要这样的故事来提醒别人、也告诉自己,我们存在于世的意义。

死亡并不是永远的分别,被遗忘才是终极的离去。有人记得你,你心里也仍有牵挂,这便是莫大的幸福。

扫一扫,手机浏览此新闻
扫码查天气,出行无忧虑

行业新闻

本站要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