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收藏本站| 设为首页

您的位置: 首页 >> 信息展示 >> 文化广场

荒野牧歌
发布时间:2017-12-14 07:12:52    来源:中国气象报社    编辑:chenjing

高姝丽

我曾经认为,散文一旦开始写实就会变得很无趣,直到读了李娟的《冬牧场》,我的认识发生了彻底的改变。我开始对散文有了新的认识。在这本书中,作者用清新空灵的文字,如实地记录新疆北部哈萨克牧民的冬天生活,用干净明亮的文字带我们去体会那里的游牧生活。

在很多人印象中,草原应该是“天苍苍,野茫茫,风吹草低见牛羊”。实际上,草原一年中大部分是百草枯黄、冰天雪地的景象。就像李娟为我们展现的阿勒泰冬牧场,这里的冬季气温是零下三、四十度,如何度过冬天,才是对牧民真正的考验,也可以说,牧民的冬季生活,才是他们一年中的常态。

因此,某个冬天来临前,李娟决定跟随哈萨克牧民居麻一家,进入乌伦古河南面的荒野深处,观察并记录牧民最生动真实的冬季生活。她每天负责赶小牛、背雪、翻整羊圈、洗衣服、做饭,从早忙到晚,就像居麻家的一员,同时她始终以一个外来者的视角,写下每一个人的故事。

有人说,李娟的书最吸引人的地方是经历,那是我们今生都不会有的经历。的确,刚开始读《冬牧场》的时候,本是随手翻阅,结果一看就停不下来,越看越被吸引。这一半是源于北疆牧民的生活带给我陌生的震撼:炉子是靠羊粪点燃的,羊圈也是羊粪垒起的,每天最重要的事情是背雪,雪是牧民在荒野中唯一的水源。不到二十平方米、燃着火炉依然零下二十几度的地窝子里,大家吃羊粪烤出的馕,喝雪水沏出的茶;另一半是因为李娟的文字,她的自然细腻、她的幽默轻快、她的诗意悲悯,原来这个时代还藏着这样的绝世高手。

正如刘亮程所说的“读李娟的书是幸福的”,艰辛寂寞的冬牧生活被她写的精彩有趣,寒冷空旷的荒野之地被她写的坚韧、壮丽。

如果只用一个词来形容李娟的散文,我想说,明亮。明亮,不是谁都能做到的,这种感觉随着对游牧生活的了解愈发强烈。李娟在《冬牧场》中写道:“春天接羔,夏天催膘,秋天配种,冬天孕育。羊的一生是牧人的一年,牧人的一生呢?”她这样描写“冬窝子”串门,放下茶碗、起身告辞的人:“门一打开,投入寒冷与广阔,门一合上,就传来了他的歌声。”这样轻快明亮的文字,直落入心里,总能激起一点点的忧伤,但更多的则是希望。

李娟曾这样说:“所有的文字都在制造距离,所有的文字都在强调他们的与众不同。而我,更感动于他们与世人相同的那部分。那些相同的欢乐,相同的忧虑与相同的希望。”

原来明亮的底子是尊重,是懂得,是梦想和希望。

李娟擅长写人、写动物、写场景。她笔下有善良能干的加玛,有聪明幽默的居麻,有聪明矜持的扎达;她笔下的骆驼很狡猾,小牛很刁钻,牧羊犬很坚强;她写冬宰的盛大,找雪的艰难,吃手抓肉、喝加了胡椒以及丁香的茶那种满足感。

一天接着一天的生活是不容易概括的,那些掩藏在岁月中的精华,只有读了书才能知道。

扫一扫,手机浏览此新闻
扫码查天气,出行无忧虑

行业新闻

本站要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