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收藏本站| 设为首页

您的位置: 首页 >> 气象要闻 >> 全球气候变化

联合国气候大会出现“两个美国”
发布时间:2017-11-13 07:11:11    来源:联合国气候变化    编辑:chenjing    作者:孙莹

一个美国代表团大门紧闭,死不吭声;另一个美国代表团热情似火,来者不拒--嗯,还成天唱歌跳舞……

正在德国波恩举行的联合国气候变化大会,出现了“两个美国代表团”的啧啧奇观。美国官方代表团这次一共只来了48人,比2015年巴黎会议的半数还少。代表团办公室大门紧闭,仅在门口贴一张纸条,请有问题的记者发电子邮件。就算好不容易敲开了门,官员们也一脸严肃,拒绝回答任何问题。为期两周的大会,第一周都快结束了,美国代表团没有安排过任何发布。在五光十色的各国展览区,史上第一回没有美国馆。美国也是所有发达国家中唯一没有设馆的。

会议进入第四天,一筹莫展的记者们突然收到一条消息:终于有个“美国馆”了!

“我们还在!美国人还在!”

这个新的“美国馆”还真不好找,许多记者找了半天,才发现这个美国馆根本不在“布拉园区”或“波恩园区”,而是在会场外面--虽然离主会场只有数步之遥。这个“美国馆”由数个白色大帐篷组成,门口用红色大字写着“美国气候行动中心”。面积为2500平方米,能容纳数百人--这实在是让只有100平方米的美国官方代表团办公室相形见绌。

一进门,就有热情的志愿者姑娘上来招呼,各种信息柜台琳琅满目,到处都是写着“美国的许诺”以及“我们还在!”的大字横幅。

“特朗普领导的美国联邦政府决定退出《巴黎协定》,但美国的州政府、市政府,美国的企业、大学和市民决定自己接手,履行美国在巴黎的承诺!就算没有美国联邦政府的支持,美国仍然可以做全球减排的领头羊!要让世界知道:我们还在!美国人还在!”

开幕式上,路易斯安那州圣盖博市的市长约翰逊提到了特朗普常说的“美国优先”(America First)口号。“‘美国优先’这话我们听得够多了,但我们可不想要‘美国孤立’(America Alone)。”

这些日子里美国确实显得相当孤立:波恩大会上连叙利亚都加入了巴黎协定,美国成为全球近两百个国家中唯一退出的。

圣盖博市长约翰逊,代表的是2500名来自美国各州、各市的政客、商人、学者以及市民。他们组成联盟,誓言要兑现美国在巴黎协定中的承诺。他们虽然没有资格参与正式国际谈判,甚至没有资格在会议的正式展览区设馆,但这个“民间馆”却比会场内的任何一个国家馆都更大、更引人瞩目。他们竭尽全力想让世界知道:总统不玩了,还有我们呢!

别小看这股“民间力量”,领头人之一是加州州长杰里·布朗--如果当一个国家算,加州可是世界第八大经济体。另一位领头人更“猛”:前纽约市长、亿万富翁布隆伯格。比特朗普更有钱的布隆伯格,甚至公开说:美国政府拖欠联合国气候变化署的那1500万美元,如果赖账,“我来付好了!”

他还真不是说说而已。从2010年开始,他大张旗鼓启动“告别煤电”项目,至今已花掉1.64亿美元,在此期间美国过半煤电厂关张大吉。波恩大会上,他宣布再投资5000万美元,将此项目扩张到欧洲和世界其他地区。这些钱将用于支持草根组织的环保行动,对煤电污染的研究,以及对造成污染的煤电厂发起法律诉讼。

“煤是最大的污染源,”布隆伯格说,燃煤导致的空气污染,每年在全球引发数百万人死亡。他坚决反对所谓煤电是“最快、最便宜”的说法:“第一,它根本不快,也不便宜;第二,你还打算让空气污染杀掉多少人?”

“在特朗普领导下,美国联邦政府已经不再是气候问题的领导者。现在领导者是普通市民,企业和地方政府,”布隆伯格说。

“人民的力量”

“民间美国馆”里的主角,并不只有大咖。

9日下午,美国馆内充满了掌声、口哨声和欢呼声。十几个年轻人逐个上台,讲述自己支持环保、应对气候变化的行动故事。

留着“爆炸头”,身穿黄棕色格子衫和牛仔裤,背着一把曼陀铃琴的俄勒冈青年基兰·乌曼是小明星之一。年仅20岁的他,跟一群同龄人一起,将美国联邦政府告上法庭,理由是“在气候变化问题上不作为”,从而损害了年轻一代“生命、自由、繁荣的宪法权利”。

“我们太年轻了,只有过一次投票权,没法控制政府行为,所以我们决定采取法律行动,”乌曼说。

目前法院尚未作出判决,特朗普政府也拒绝回应;但乌曼和朋友们的故事却在美国媒体圈大热。

来自新奥尔良的特洛伊·罗伯森则讲述了气候变暖带来灾害的故事。“飓风卡特娜袭击的时候,居民没有水,没有食物,呼救没人理。我从未想过在美国本土也会成为难民。如果我们连三级灾害都应付不了,怎么应付五级灾害?现在我们的政府还要让全球继续变暖,我们怎能容忍这样的未来?”

来自科罗拉多的姑娘瑞恩·格拉一针见血:“那些否认全球变暖的人,他们不是蠢或者坏,他们只是不想改变自己的生活方式。”

加州姑娘黛西说自己是气候变化的受害者。“我有哮喘,是加州的空气污染引起的。”为了应对气候变化,年仅19岁的她与小伙伴一起,逐家逐户免费帮社区邻居换上节水花洒。

这些行动也许并不大,但年轻人的一腔热血总是特别“燃”。“为了今天的演讲,昨晚我们苦苦演练。要知道我们可是15个人挤睡在一个小小的公寓里!”

青年们打着响指,唱着自己写的歌:“人民的力量!告诉我,你能感受到,这是人民的力量!”会场变成一场大Party。

“特朗普退出巴黎协定的时候,一定没想到会引发这么大规模的草根运动,”来自加州圣公会的安德勒斯神父说。据悉,目前已加入民间联盟的有9个州,252个市镇,1780个企业,339所大学。

“你们比政府代表团帅多了!”一位连续多年参加联合国气候大会的美国人激动地说。

扫一扫,手机浏览此新闻

行业新闻

本站要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