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收藏本站| 设为首页

您的位置: 首页 >> 信息展示 >> 文化广场

高原气象站,凝聚此生最美回忆
发布时间:2017-11-07 07:11:09    来源:中国气象报社    编辑:chenjing    作者:王元红

(一)

毕业那年,我被分配到定日县气象局工作,先是跟着老同志学习业务流程和技术,俗称跟班。定日四面环山,山山相连,山与天相接,雪与云辉映,蓝天白云下群山起伏,形成一道独特的风景。

我的师父叫琼次仁,他是一个很洒脱的人,不拘小节,专业是地面气象观测,而且有10多年的从业经验。

尽管我们工作生活的环境很艰苦,但年轻人多,当时气象站人员的平均年龄为31岁。年轻人好动,气象站经常举行各种各样丰富多彩的业余活动。

在大家的一致同意下,我们决定修建一个排球场。我们迎着狂风,搬运石头,平整土地,尘土随着大风撒在我们的身上、脸上,经过整整两天的辛勤劳动,一个简易的排球场诞生了,这应该算得上是海拔最高的排球场了。

排球场修好后,我们有了一个娱乐的好去处,工作之余,大家经常会到这里比赛。为了提高大家比赛的积极性,我们采取了奖惩措施,输球的一方要请赢的一方吃饭。在这个偏远的小县城,没有豪华的餐厅,请客也只限于面条、饺子和盖浇饭,但大家依然很开心。

在这个排球场上,留下了我们许多欢声笑语。人,越是苦的时候越需要一种精神,越是艰难的时候,越需要一种好的心态,支撑我们走完这段人生旅程的,也许就是这份乐观向上的心态。

(二)

在气象站工作,要学会应对各种各样的突发情况。

记得一个冬天的早晨,天空下着雪,狂风怒号,外面漆黑一片,做高空观测的工作人员摸着黑,打着趔趄走到值班室,做着观测前的各项准备工作。那天值班的是一个女职工,为了保证按时施放探空气球,她叫醒了两个正在酣睡的男职工。

7点15分(全球统一的高空观测时间),负责探空观测的主班大声喊:“放!”两个男职工一个人拿着气球,一个人拿着探空仪,他们同时迅速地向下风方奔跑,试图一举成功,然而风速太大,气球一直沿地面滑行,迟迟不能升空。猛烈的大风使气球一会儿成条形,一会儿成椭圆形,并且风把气球压得很低。突然,气球划在一块碎石头上,破了。

怎么办?有经验的老同事迅速组织人员,重新灌氢气球,并进行第二次施放。由于天黑,大家只能靠手电筒照明,刮着大风,下着大雪,在这块沙石地上奔跑的过程中,拿探空仪的同事被石头绊倒,但是因为他经验丰富,及时脱手,气球升空了。

接收机里传来正常的“滴答”声,大家紧张的情绪才得以放松,而就在这时,大家才注意到刚才摔倒的那个同事满手是血,但他却没有感觉,还沉浸在成功施放气球后的喜悦中。

就在这时,主班大叫了一声:“不好,气球在下降!”

在场的同事又重新紧张起来,强降雪迫使气球重新回到了地面。

重新灌球,没有现成的氢气!

马上制氢,但零下20多摄氏度的气温,苛性钠反应极其缓慢,时间就是气象观测的生命,否则气象资料就失去了价值。

“用热水加温!”有经验的老同事立即命令大家。于是大家纷纷到宿舍拿暖瓶,全站近20个同事全部出动,从宿舍到制氢房100多米的路上,大家提着暖瓶紧张地奔跑着,很快,氢气制好了。

第三次灌球。

第三次施放。

终于成功了,比规定的最迟施放时间提前了20分钟!大家发出胜利后喜悦的欢呼声。

一颗颗悬着的心放了下来,风小了,雪小了,天也渐渐亮了,这时候大家才发现站长光脚穿着拖鞋,身上穿着单薄的睡衣……所有人都大笑起来。站在角落里的那个当班女同事也笑了,眼里含着泪水……

生活在这样一个团结友爱的集体里,我想谁都会感到幸福和感动吧,这只是相互帮助、相互关心的无数次事件中的一件,大家就像兄弟姐妹一样友好相处,在这片高天厚土上结下了深厚的友谊。

面对困难,大家一起克服;面对问题,大家一起解决,这就是高原给我的教诲。

(三)

在定日县工作的一年半时间里,有一个邻居我不得不提,他叫旦木真,这个名字让人想起一代天骄成吉思汗——铁木真,我们都管他叫老旦。

在我遇到过的藏族同事中,旦木真显得尤其苍老,和他的实际年龄不符,这大概是他长期在高海拔地区工作的缘故。他皮肤粗糙,面孔黝黑,还掉了几颗牙,嘴部略微有些塌陷,话很少,见到人就“嘿嘿”笑一下,再也没有什么话。

旦木真1971年参加工作,工龄和我的年龄差不多,是我们的前辈,他代表了西藏老一辈气象工作者。

西藏气象部门最早以汉族干部为主,但业务要发展,就要不断招人,而当地藏族同胞对气候的适应能力强,工作起来相对稳定,所以就成了招聘对象。

刚开始,老旦一句汉语都不会讲,更别说写汉字了,就是在这样的情况下,他一点一点地进步,慢慢适应了工作岗位,最后成了业务骨干。

老旦住在我隔壁,中间隔了一个过道。平时他会回金刚山脚下的家里住,他的老婆是农民,家里还喂了几头牛。我到他家去过一次,感受了一下当地人的生活。老旦的老婆给我打了酥油茶,茶很香,喝着茶,晒着太阳,无比悠闲惬意。

值夜班的时候,老旦一个人住在单位宿舍,我时常会到他的房间里坐一坐。屋子里的牛粪炉很温暖,我们面对面坐着,我看一眼老旦,他“嘿嘿”笑一下,然后又低下头去。过一会儿,他会递根烟给我。我没有烟瘾,但也接了烟,只当是抽着玩。

“我教你藏语吧。”老旦吐一口烟,慢条斯理地说。

我高兴地说:“好啊!”

“先教10个数字,基,尼,松,喜,阿,楚,嘟,劫,果,久。”于是,他念“基”,我跟着念……一个数字接一个数字,一直说到100。

老旦是20世纪50年代出生的人,那个年代出生的人,有一个共同特征就是工作认真。人非圣贤,孰能无过,一般情况下,每个人或多或少都会出点错,但只要老旦发现,那就绝对不会手下留情,对他自己教出来的徒弟罗布顿珠也一样。

在西藏从事气象工作多年,这样的故事实在是太多了,三天三夜也讲不完。尽管我也算是一个长期在西藏工作的人,但每一次和同事聊天,我还是会感动。我想,越是艰难的岁月,留给人的记忆越深刻,越让人难忘。我从不后悔选择从事气象工作这条路,那些可爱的人和事,都是人生路上最美好的回忆。

扫一扫,手机浏览此新闻

行业新闻

本站要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