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收藏本站| 设为首页

您的位置: 首页 >> 信息展示 >> 气象万千

全球饥饿人口增至八亿
发布时间:2017-10-17 07:10:24    来源:中国气象报    编辑:chenjing

编者按:10月16日是世界粮食日,今年的主题是“改变移民未来——投资粮食安全,促进农村发展”。当前全球大多数饥饿人口居住在农村地区,为了改善生活,他们很多移民到城镇。而随着人口外流,农村社区也会遭受年轻劳动力损失的问题,生产的粮食又会减少。
在这其中,更不能忽视气候和气候变暖所带来的影响。民以食为天,本版聚焦一些最新科研成果,看看气候变化到底给人们餐桌带来了怎样的变化。

联合国粮食安全报告显示:全球饥饿人口增至八亿

中国气象报记者刘淑乔报道 近日联合国发布的全球粮食安全和营养报告显示,2016年全球饥饿人口近十几年来首次出现增长,达8.15亿,占全球人口的11%,比2015年多出3800万,升幅达到4.5%。报告揭示,饥饿人口攀升主要是全球武装冲突增多以及气候变暖所致。
2005年全球饥饿人口占全球人口比重为14%,2005年至2016年,全球饥饿人口数量呈逐年下降趋势。相关领域的官员过去一直对消除饥饿保持谨慎乐观态度。
报告还显示,在全球饥饿人口中,亚洲人有5.2亿,非洲人有2.43亿。从人口比例来看,非洲问题最为严重,有20%的饥饿人口,东非甚至高达33.9%。
根据报告,粮食安全问题威胁了撒哈拉以南的非洲、东南亚和西亚的大部分地区。
数据显示,有2000万人受到饥饿致死的威胁,这些人口不仅分布在深受武装冲突影响的国家和地区,还分布在2016年出现过严重洪涝或旱灾的地方,例如南苏丹、索马里、也门、尼日利亚东北部、阿富汗、中非共和国、伊拉克和叙利亚等。
与此同时,大约有1.55亿五岁以下的儿童发育迟缓,5200万儿童消瘦。报告表示,这些趋势不仅由冲突和气候变化所致,而且也是饮食习惯显著变化和经济放缓引发的后果。
饥荒和粮食不安全背后存在诸多原因,但自然灾害无疑是最严重的影响因素之一,气候变暖导致极端灾害增多,它会减少粮食生产,威胁个人、家庭以及社会团体的恢复能力。
培育更多的抗旱作物可以应对全球饥饿问题。此外还可以改善农业生产活动,增加土壤中的有机物质。额外的有机物质可以像海绵一样收集雨水以备不时之需。
此外,支持国际发展项目,尤其是帮助女性户主等小规模农户提高效率,也是解决方案之一。关注女性对于非洲地区尤为重要,因为在非洲高达80%的小农户粮食生产主要由农村女性承担。
应对饥饿的重要战略还包括加大科技投入,提供灾害预警服务。饥荒早期预警系统网络是国际大规模监测项目之一,它综合分析气候数据、卫星图像、粮食价格以及贸易数据,提供早期预警,目前已经在全球34个国家和地区运行。
联合国秘书长古特雷斯表示,联合国将帮助各个国家和地区建立恢复能力强的社区,让人们安居乐业无后顾之忧。“虽然面临巨大挑战,但我们有能力兑现承诺,消除全球饥饿。”他说。

“食草牛”和“食饲料牛”,谁影响气候更多

——怎么吃,才能对抗气候变暖

关于吃素能减缓气候变暖的论调不断见诸报端,甚至联合国政府间气候变化专门委员会前主席帕乔里都曾公开呼吁“从每周放弃吃肉一天开始,逐渐减少肉制品消费”。但显然,肉食主义者不愿意一边享受美餐,一边对日益恶化的环境心怀愧疚。
科学家便开始更细化地研究吃什么,怎么吃。肉食主义者更喜欢南非生态学家艾伦·萨瓦里等的研究成果。萨瓦里通过长达几十年的项目研究,发现如果模拟动物自然迁徙的方式放牧牛羊,一方面可以使季节性草场更旺盛地循环生长,而不需要通过人为放火的方式处理枯草,从而减少荒漠化;另一方面,通过生物踩踏、排泄,可以使草场变成更大的碳汇系统,储存更多的碳。他著名的TED演讲,被翻译成多种语言,赢得很多赞誉,这也使很多人认为,吃“食草牛”能够减缓气候变暖。
科学研究的对象更细致了,聚焦在“食草牛”和“食饲料牛”的不同碳排放上。有科学数据指出,饲料比草的纤维更少,圈养的牛打嗝儿和放屁时产生的甲烷也就相对少。而且集约喂养,更易达到屠宰体重,速度远超纯食草的牛,这也意味着,饲料喂养的牛整个生命周期更短,排放量更少。
近期,牛津大学食品气候研究工作组负责人塔拉·加内特发布了新的报告,127页的报告认为,没有直接证据表明草地放牧对减缓气候变暖大有作为。国际畜牧组织在筛选了100多篇论文后得出结论。报告说,即使在最好的条件下,草地碳封存也不足以抵消反刍动物自身排放的水平。
加内特刊发了文章《吃食草的牛不等于对抗气候变暖》。她说,在气候、土壤和放牧管理制度正确的情况下,碳可以被固定在土壤中。但是,最大潜力只能抵消20%至60%的放牧牲畜排放量,4%至11%的总牲畜排放量,0.6%至1.6%的年温室气体排放量。换句话说,即使是在最好的情况下,放牧牲畜也是气候变暖的净贡献者。
但她也并不认同饲料喂养。饲料需种植更多的大豆和谷物,这将释放那些原先存储在土壤中的二氧化碳。
终于有人忍不住问,在美国,畜牧业排放量只有总温室气体排放量的4%,为何我们还要考虑怎么吃,甚至细致到吃哪一种牛上呢?世界资源研究所的科学家回答,粮食是一种全球商品,一个国家的消费可以驱动另一个国家的土地利用发生变化,比如美国牛肉需求上升会推动拉丁美洲森林砍伐的速度。如果计算上全球土地利用率及其背后的碳排放,数字将会变得庞大。看起来,“怎么吃”已经涉及到社会、伦理和环境问题了。(孙楠)
  

气候变化影响食物营养质量

——不光吃不饱,还会吃不好

以往科学家研究气候变化对农业的影响,更多聚焦在影响农业区划和作物产量上。如今,生物学家更进一步,聚焦在作物营养成分上。
哈佛大学生物与环境专家劳拉泽最新的研究发现,气候变化,更具体地说,在全球大气中的二氧化碳浓度变化影响着我们所吃食物的营养质量。
该研究来源于一个试图通过增加光照加速藻类植物生长的试验。研究表明,受到更多光照的藻类植物生长得更快,但是它们营养不足,未能给浮游生物提供足够的养分。即科学家加快了藻类植物的生长,但也推动它们变成“垃圾食品”。
哈佛大学生物与环境研究员塞缪尔也开展了类似研究。他的团队在过去3年里对大宗农作物,如水稻、小麦进行跟踪研究,发现在二氧化碳浓度升高条件下生长的小麦,含锌量少了9%,含铁量减少了5%,蛋白质含量减少了6%;大米的含锌量下降了3%,含铁量降低了5%,蛋白质含量降低了8%。即便是豆类植物,在二氧化碳浓度升高条件下,蛋白质浓度也有明显降低。塞缪尔解释为,这是二氧化碳水平升高导致植物氮吸收较慢所致。
看来,气候变化的确掀起了餐桌革命。让人们“不光吃不饱,还会吃不好”。吃不好不光体现在营养上,还体现在企图改变人们的饮食结构和习惯上。
世界资源研究所日前发布的《改变饮食结构有助于提高环境碳储量,改善未来生态》报告指出,如果那些消耗大量肉类和奶制品的人能够吃素,将显著降低农业对环境的压力。德国波兹坦气候影响研究所用模型进行评估。这个全球模型包含了人口、收入、食品需求以及农作物空间直观环境资料及生产成本等要素。计算结果显示,2015年至2025年,若对畜牧肉制品需求每十年减少25%的话,甲烷和一氧化二氮的排放量将比1995年排放水平更低。
诚然,气候对作物的影响具有局地性。联合国粮农组织气候变化和生物多样性助理总干事雷内·卡斯特罗倡导因地制宜地通过管理农林牧渔、保护生态系统、应对气候变化和改变粮食体系等方式,提高农业生产的可持续性。“在中国北方的土地修复工程就是很好的例证。”他说。(何孟洁)

扫一扫,手机浏览此新闻

行业新闻

本站要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