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收藏本站| 设为首页

您的位置: 首页 >> 信息展示 >> 文化广场

那一晚,我亲历的九寨沟地震
发布时间:2017-09-12 07:09:33    来源:中国气象报社    编辑:chenjing    作者:王晓乐

转眼间,8月8日的九寨沟地震已过去将近一个月,回想当日,如若昨夕。2008年“5·12”汶川地震发生时,我就在位于成都市的四川省气象局办公室工作,经历了那场浩劫。万万没想到时隔九年,当我第二次踏上巴蜀大地时,竟然再次与地震“邂逅”。不同的是,上次是我孤身一人,这次同行的还有我的家人。在儿子即将迈入大学校园之际,我与放暑假的姐姐一同带儿子到被誉为“人间天堂”的九寨沟游玩。未曾想,我们竟踏上了一段惊魂之旅。

8月8日早6时30分,我们从成都随旅行团乘坐大巴出发。大巴车在还算平坦的山路上行驶,途中可见路旁的高山上有几处垮塌,大小不一的石头堆在路边。10多个小时的车程过后,我们被安排在一处宾馆休息。

21时19分,地面突然“颤抖”起来,而且越来越剧烈。我大声喊:“不好!地震了!”

姐愣住了,连忙说,“怎么办?我们躲进卫生间吧!”

“不行,不能去,快跑!”这时突然断电,楼里漆黑一片。我拉起姐和儿子:“地震了!快跑!”

到了楼下才发现外面正下着雨,游客有的穿着短裤光着脚,有的光着身子裹着床单,大家惊慌失措,不知如何是好。焦虑、担忧与恐惧一并袭来,很多女游客哭了起来。这里的楼房都是顺坡而建,楼与楼之间不过几米的距离。而楼房一侧就是陡峭的山崖,另一侧是仅供两辆车并排而行的道路,路边是约三米深的河沟,湍急浑浊的河水汩汩地奔流着。这时,几乎所有游客都涌入了宾馆门前的停车场。借着月光,只见许多人穿着睡衣和拖鞋,满脸泪痕。

“1号家庭在不在?2号家庭在哪?”这时,各个团队的导游拿着名单,大声叫喊着清点团队人员。听从导游的意见,我们站到了路边。路面上坡的雨水不停地冲向我们,车辆在身边不断驶过。这时,地面再次晃动,余震不断袭来,我们惊恐万分,却又无处躲藏。

“妈,这个地方不安全,咱们得找块空地。”儿子观察四周后给出建议。在下坡300米处的路口边上有一处空地,而挨着空地的就是近在咫尺的高山。我们仨拖着行李背着包,快步向空地走去。

我们躲避的场地看起来并不安全。狭窄、崎岖而又潮湿的道路与紧密排列的楼房被前后距离目测不足三百米的险峻的山峰紧紧包围着。这些阴森森的山峰看起来很可怖,山上有些地方裸露在外,在黑夜中泛着惨白的光。山上没有粗壮的树木,只是灌木附着其上,脆弱的山体仿佛踢上一脚就会垮塌一大面。

已有5人躲在此处,交谈得知他们都是来自南充的游客,其中有两个不到十岁的女孩儿。两个孩子对眼前发生的一切感觉到新鲜好奇,丝毫没有恐惧,她们躺在铺地上的床垫上,时不时地嬉笑打闹着。

看来我们也只能和她们一样露宿在此了。床垫被褥不够用,两个女孩儿打算跑到旁边的宾馆再取一些。几个游客见状,也跟着跑进宾馆,帮忙抬床垫,我和姐跑到一楼接应。在灾难面前,素未谋面的我们就像老朋友,相互协助,配合默契。

这时,不断有大巴车从我们眼前驶过,我们都为来往的大巴捏了一把汗——地震刚过,余震不断,夜间行车,路况不明,无疑是拿生命冒险,这个时候以这种方式逃离也许是最危险的下下策。

“遭了!外面的路塌了,出不去也进不来了!”正当我们刚刚放松下来,一个坏消息立刻传来,一位年纪五旬的村民从坡下跑上来,绝望地喊着。

“我们出不去了!”人群中传出歇斯底里的哭声。

“总会有人来救我们的!不要怕!”我们相互劝慰着,打颤的心脏一直在不停地祈祷。

震后手机信号及网络全部中断,隔绝了我们与外界的所有联系。这是预料中的事,也是最令人绝望的事。联系不上我们,家人该有多着急。待初步安顿后,我们又反复尝试,试图给家人报个平安,无奈电话里重复出现的忙音让我们一遍遍从希望到失望。

22时左右,手机有了微弱的信号,能发送短信,只是信号断断续续。我报平安的短信终于发出去了,也收到了家人一条接一条的叮嘱。

道路被阻碍,没人知道几时能出去。为了维持体力,我和姐到附近超市买食品和水。超市依旧营业,摸黑中我们买了两大袋食品和几瓶矿泉水。

店主是个30岁左右的女子,当她把结账钱数告诉我们时,我和姐很吃惊,所有食品全部按标价出售,没有涨一分钱。

“地震了,我们以为一定会涨价。”

“多少钱就是多少,虽然地震了,我也不会涨价的,做生意不能那么没底线。”平静的表情,坚定的语气,透出她的淳朴、诚实和善良,令我们感慨不已也感动不已,一股暖流涌上心头。

我们将食物分别装在各自的背包里,必须保证每个背包都有食物和水,一旦山体或者楼房垮塌,食物和水还能让我们撑上几天。

看着近在眼前沉默不语、阴森可怖的山,我觉得它就像一只巨型猛兽,张着血盆大口随时要吞噬山脚下的我们。在它面前,我们渺小似一粒尘埃,生命随时都可能被它夺走。

“山体滑坡垮塌之前一般都会有响声,如果有动静,我们必须往这个坡道上方跑,石头会往下坡滚落,千万别往下跑。”我手里比划着,嘱咐姐和儿子。

“那要是附近上坡的山体垮塌怎么办,往哪跑?”儿子问我。

“那就真没办法了,但我觉得我们的运气不会那么差。”我笑了笑,笑里又有多少无奈和忐忑,只有我自己能懂。

漆黑的夜晚,虽没有电,月光及燃起的篝火还是让夜晚透些光亮。10余名游客披着毯子围在篝火旁烤火取暖。“噼里啪啦”的柴火燃烧声,在这样不平静的夜晚显得尤为突兀,燃烧的火苗却是热烈的,给惊恐的人们带来了些许温暖和慰藉。

“你们不能住在这儿,这里危险,下半夜两点还有很强的余震!”22时30分左右,一个中年妇女走到我们身边大声喊着,除了已经睡沉了的两个孩子,我们都被她惊醒了。见我们迟疑,她又接上一句:“这山说垮就垮,你们跑不赢的。”

是去是留?我们大家面面相觑,一时没了主意。

“她是谁?是当地人吗?听她的吗?”我们几个站在原地,不敢贸然听从。

“地震是不能预测的,她却说两点有强余震,怎么能信?”我道出自己的想法,大家也表示赞同。

不再为暂时躲避地点纠结,我们和同伴们也准备休息了。这期间,不断有导游来此询问是否是他们的队员,同伴们陆续被带走,只有我们三人尚“无人问津”。

午夜时分,寒风刺骨。远处的篝火时亮时灭,我们又冷又困又乏,蜷缩着身体,即使盖着被子也不觉得暖和。我们不敢脱鞋,以备随时遇到突发状况拔腿就跑。怕弄脏了被子,我们把脚露在外面,只盖住身体。这期间余震不断,我们明显感觉到地面的颤动。每一次余震我都盯着山体,观察会不会垮塌。

儿子渐渐睡熟了,给儿子掖好被角,我和姐挤在一起看着天空。闪烁的星星挂满了夜空,云朵不时飘过,夜色忽明忽暗。我说:“谁能想到,咱们大老远从吉林白山跑到这儿来旅游,结果却遇上了地震,大晚上露天看星星。”

躲在这里确实不是个办法,团队的其它人都在哪?我们应该打听一下,先联系导游,问问情况。2点24分,我终于拔通了导游电话。从他那儿得知,9日我们可能随时返回成都。我告诉了导游我们目前所处位置,约定早上6时到大巴车上与其会合。放下电话,我们心里有了底儿,至少不用担心会被落下了。

这时,一个年轻的女子朝我们走过来,手指着坡道上方:“我们给大家准备了免费的稀饭,天亮了你们可以去那领饭。”我们连忙道谢,心里无比温暖。这里的村民还惦记着我们这些灾民,为成百上千的游客做稀饭,这工作量无疑是巨大的。

同伴撤离后,留下来一张床垫和一条被子,儿子把两张床垫并在一起,再次进入梦乡。凌晨3时,寒气与湿气愈发浓重,被子、床垫和背包都湿漉漉的,像能拧出水来。看着蜷缩在被子里的儿子,我顿感愧疚,这是天意要让我们经历一次这样惊心动魄的劫难吗?

我第一次感觉到,夜晚是如此的清冷,如此的漫长……

4时刚过,天渐渐透了一丝光亮。这时,姐和儿子刚醒。“我们去找他们会合吧,也快到6点了。”听从姐的提议,我们背着包踩着石子路,向坡上走去。刚走到临街处,地面开始颤动,“吱嘎吱嘎”的楼板挤压声传来,余震又来了,我们只得迅速往回跑。

5点30分,天终于透亮起来。褪去黑暗,视野逐渐开阔,我们终于增加了几分安全感。我们再次出发,快步朝大巴车停靠的位置行进。

几个游客在车外用椅子搭起简易的床休息。车内,几个人横七竖八地躺在座位上睡觉。安顿儿子坐好后,车外的人流涌动,声音嘈杂,许多人手里端着盛满粥的一次性饭盒。我和姐顺着人群分头去领粥。路口有一处缓坡,有几个志愿者在两口大锅旁为大家盛粥,大锅旁边有两个小钵,里面装着榨菜。

粥很快都见了底儿,人太多,供应不上,我们什么也没领到。一锅新粥刚一抬过来,我身后的一个年近七旬的瘦弱老妇人迅速把身边的人推开,硬生生挤进来。

“不要抢!不要抢!”志愿者们喊着,老妇人视若无睹,抢过勺子自顾自盛粥。

6点半刚过,得知道路已疏通,清点完人数,司机立即出发,一刻也未停留。

刚驶出不远,便见眼前闪过的路边标牌上标注了我们住地到九寨沟口的距离。导游介绍,我们所在地是漳扎镇,在九寨沟口下游,距离九寨沟口仅3千米,而灾情最重的天堂洲际酒店位于我们上游,距离九寨沟口5千米。

一路上,车速很快,车里安静得很,大家若有所思地看着窗外。多处路段山体垮塌,滚落的山石堆在路边或落进道路下方的江水里。仅供两辆车并行的路上堵车多次,挂着“一方有难 八方支援”红色横幅的救援抢险车、故障抢修车和救护车在我们身边一辆接着一辆朝震区疾驰。

我们紧急从震区撤离,而他们却马不停蹄奔向震区。危难当头,我们的人民子弟兵、志愿者们奋不顾身奔向灾区,他们的大无畏精神诠释了什么是人间“大爱”,让灾区人们看到了希望。沿途中,许多志愿者设立的服务站免费为灾区撤离的人们发放了饮水和食品,让我们感受到了亲人般的温暖。

返程中,就这样,我们一直被温暖包围着,被善举感动着……

18时30分,经过了12个小时的奔波,我们一行人安全抵达成都。那一刻,大家如释重负,五味杂陈,历经生死一劫,雷鸣般的掌声从大巴车上传来……

 

扫一扫,手机浏览此新闻

天气信息

本站要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