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收藏本站| 设为首页

您的位置: 首页 >> 信息展示 >> 文化广场

卿如惠风 温舒和畅
发布时间:2017-08-28 07:08:53    来源:中国气象报社    编辑:chenjing

瓦洛伽

而立之年一步步靠近,年复一年的繁冗工作早已冲淡了对校园生活的缅怀,但我仍然喜欢趁着几天短短的节假日带着妻子去看看远在千里之外的大学。图书馆与教学楼、篮球场与排球室都曾遍布着我二人的足迹。但我最喜欢的地方,还是半干旱实验室(即半干旱气候变化教育部重点实验室)后面的那片草地,那片带给我一段美好姻缘的绿草地。

与风邂逅

这片草地是大气科学系进行半干旱地区水土流失实验用的,为了综合利用实验资源,同学们一起从学校附近的村子里买回一只小羊羔,草地上新鲜的嫩草便是它美味的三餐。系里每天中午派出一名同学负责“溜羊”,以防小羊羔在栅栏围出的四方地儿里觉得憋闷。那天中午正轮到我去陪羊羔遛弯,初秋未出伏的太阳很是热辣刺眼,我倦倦地找了个阴凉角落蹲下来,无聊地望着天空出神。待我缓过神来,羊羔已经跑出了我视线,我绕着实验室前前后后找了个遍,仍不见它的踪影。一时间我急出了一身冷汗,最后却在一家小超市门口看到了它,一个穿海魂衫的女孩正满脸带笑地拿着饼干喂它。我急忙冲过去大声制止:“不要乱喂它吃东西!”小羊羔吓得抖了一下,女孩则惊讶地抬头望着我。

“你是它主人?”

“不是,这是我们学院养的羊,大气科学院实验草地上的羊,我是每月3号过来溜羊的。”

她露出不可置信的表情,随即抱起羊羔,用近乎命令的口吻说道:“带我去看看。”

我逐一向她介绍着实验室里的装置,给她讲解这片草地的用途,她似乎很不感兴趣,粗暴地打断我:“这只小羊有名字吗?”

“没有,你是想给它取个名字吗?”

“我倒是想了一个很好听的名字,叫‘雪棉’,像雪花一样白,像棉花一样柔软。”

“这名字太文艺了,你是学文学的?”

“不,我学的是新闻学,我要去上课了。”没有说再见,她就这样突兀地离开了,明明那日无风,却见她大而长的衣袖和挑染了栗红色的卷发莫名地上下翻飞着,我的燥热与疲倦也仿佛被吹散了。

随风共舞

至今回忆起来,我们都觉得这段由“雪棉”牵线而来的感情太戏剧化,很像是电视剧里常有的桥段,我觉得“雪棉”的“真身”一定是个乐于成全爱情的天使,而她却觉得“雪棉”仅仅是一只看多了电视剧的“套路羊”。第二个月的3号,我特意牵着“雪棉”到小超市门前转悠,果不其然遇到了来买饼干的她,一切套路从那时开始延续,也是从那时开始崩塌。

我不大会追求女孩子,只能学着其他男生谈恋爱的“套路”——买一辆颜色炫酷的自行车带着她在教学楼和宿舍楼之间穿梭,送一些甜腻的零食或粉红色的奶茶,她对此很是无奈,说我是一个缺乏创意的人,直到我送了她一本玛格丽特·米切尔英文版的《飘》,她才开始对我刮目相看起来。

有空的时候,她会同我一起去上课,兴致勃勃地翻开我的《动力气象学》,见到一连串复杂的公式后又愤愤地把书甩回给我。有时她会拉上我陪她去听两节广播电视新闻学,当我认真地弄懂了“蒙太奇”和“甩镜头”的含义时,她已经伏在《飘》的某一页上打起了瞌睡。她弹得一手好琵琶,时常在一些校园活动中登台拢捻,我会叫上几个同学一起去给她捧场。因我的名中有个“沙”字,同学们戏称她是我的“风儿”,我对这个代号颇为满意。的确,她就是一个风一样的女孩,像风一样活泼灵动、古灵精怪,像风一样清爽利落、惹人怜爱。

从大二到大四,面对分歧与异见,她选择“跳过”,我选择服从,因此我们几乎从未吵过嘴,直到在十字路口的那一天。

执手天涯

我自认为是个地地道道的气象学子,毕业后理应成为一名预报员,此后大半的人生都将在观云测雨中度过,她却很不认同,我仍记得收到某气象局聘用通知那天,她严肃地对我说:“放弃这条辛苦又没有尽头的路不好吗?你准备准备跟我一起参加GRE考试,然后我们一起出国吧,你可以转攻你喜欢的物理学或者工程学。”我参加了考试,却输的很凄惨,我没有考虑为此“二战”,因为留下来为自己国家的气象事业做点儿贡献对我而言已经很好了,我强忍着眼泪看着她拿着登机牌即将飞往异国他乡,她看起来很冷静,脸色却有些苍白:“你错了,去国外读书学习,是为了让自己回国后做个更有用的人。”

但我足够幸运,因为故事到这里还远远没有结束。后来的两年间,我每天熬夜到很晚,为了跟她远程聊几句天,因为那时大洋彼岸正是白天。我时时关注着她那里的天气,每天争取让她在醒来前收到我的天气预报Emai。她打趣地说:“我们相隔这么远,你再也不能用自行车接送我上下课,你的作用只是给我提供中文版的天气预报。”但是更多的时候她会给我发来她的照片,并配上这样的文字:“今天好冷,幸亏你让我多穿衣服。”

去年六月的一天,她正式成为了我的妻子。我们的日子平淡却也幸福,我监测着云的动向,她则认真地“爬格子”。只是偶尔值夜班或是有重大天气过程无法回家时,她还是会一脸不开心地说:“我要是一阵风就好了,把这里的积雨云都吹散,你就不用加班了。”我觉得眼睛很酸。其实你就是一阵风啊,是我心里的风,无论我在哪里,在做什么,只要想到你,我心中的阴翳与烦恼都会消散。

扫一扫,手机浏览此新闻

行业新闻

本站要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