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收藏本站| 设为首页

您的位置: 首页 >> 信息展示 >> 文化广场

再见 风中的小球
发布时间:2017-07-17 07:07:06    来源:中国气象报社    编辑:chenjing

李冬梅 王海燕 秦荣茂

6月1日清晨,石莹辉习惯性地来到值班室,开始做小球测风放球前的各项准备,地面值班员提醒他今天起不用再放球观测了,但他并没有立即离开,而是在办公桌前坐了一会。他脑子里浮现了十几年前“师傅”的话,“晴天放白球,薄薄的卷云放红球,乌云压顶放黑球”。

7点10分,他接到电话,最后一次确认,塔城和布克賽尔蒙古自治县气象局小球测风业务自今天起就停止了。他又原地坐了一会儿,最后怀着复杂的心情离开了。

2017年6月1日这天,新疆维吾尔自治区60年小球测风业务全面停止。曾经作为“权宜之计”的这一人工探测方式正式退出历史舞台。

在气象预报业务中,探空数据有着举足轻重的作用。在它的帮助下,预报人员能获得大气垂直方向上的风、温、压、湿数据,进而制作出更为准确的天气预报。然而,探空站多建于人口较多的地区,对新疆这块地广人稀之地,会有大面积高空风探测空白点。为了最大可能地弥补空白,1957年11月,小球测风站应运而生。

与探空业务一样,小球也是于每天7:15和19:15雷打不动释放于空中。为了方便仪器捕捉高空风的各类信息,放球时选择球的颜色颇有讲究,一般晴朗的天气,放白色球;满天薄薄的一层卷云,放红色球;满天乌云压顶,放黑色球。

球虽小,讲究并不少。助理工程师石莹辉作为一名从事小球测风工作18年的老兵,对这份业务有着别样的感情。

学习小球测风业务,是每位职场新人的首要任务,必由老同志们手把手地传授。而老同志们往往会先跟他们强调的原则是:无论如何,安全第一。测风前需要充入氢气,化学制氢不仅需要高度的责任心,更需要细心和耐心。氢气属易燃易爆气体,制氢环境严禁烟火。然而,百密仍有一疏。2006年冬季的一个早上,哈萨克族小伙儿克艾斯去制氢室准备灌球,开门摩擦产生了火花,引起氢气溢出爆燃,制氢室的门瞬间被气浪冲掉,克艾斯的面部被烧伤。说起这些事,石莹辉的眼睛有些潮湿。

处于新疆北部、毗邻哈萨克斯坦的阿拉山口气象局,也曾长期开展小球测风业务。黄杰既是这里的局长,也曾是小球测风业务的骨干。在他的回忆里,出于安全考虑,制氢室不允许生火,冬季制氢缸结冰,只能人工使用钢钎进行清理,耗时耗力;夏季制氢时,由于气温高、化学药剂反应快,容易造成氢气喷缸,有一次站上的观测员柴润生因躲闪不及,被氢气灼伤了后背。

制氢危险,而观测更多的则是辛苦。黄杰他们需要在100分钟左右的时间里,不间断地跟踪小球,每隔1分钟读取一个点数,夏天炎热,气温大多都在40℃以上,为了确保数据准确,他们不能遮荫,要顶着太阳进行观测;冬季寒冷,这里是有名的风区,虽然裹着皮袄,但几分钟就冻透了。

而小球观测则给了石莹辉一生一次的“国宝待遇”。有一个冬天特别寒冷,长时间的观测后,他眼睛周围的皮肤竟然被冰冷的仪器粘掉了块皮,成了“独眼熊猫”。不知道算不算“因祸得福”,那些日子,站上的同事对他关怀备至,真把他当成了“国宝”呵护。

虽然这项工作不容易,但是让黄杰他们感到自豪的是,湖北等省一直将阿拉山口作为上游天气的预报指标站。他们辛苦得来的数据,对提高预报准确率发挥了关键因子的作用。而有很长一段时间,新疆气象台一直非常关注巴楚县小球测风数据,这些数据对于掌握高空强对流情况,预报南疆西部融雪性洪水等,都发挥了重要的作用。

当然,小球的故事也并不总是悲情。漫长的冬季里,为了满足观测需要,小球下面会挂上小灯笼。当遇到大风天气时,大家都会主动帮忙,挂灯、观测、接收数据,一切井井有条。一只小球,放大了团结的力量,凝聚了团队的合力,竟也让大家有了其乐融融的感觉。

还有一次观测即将结束时突降暴雨,石莹辉坚持观测完最后的两分钟,迅速地给经纬仪穿上“雨衣”,戴上了用装苛性钠的铁桶制成的“铁帽子”。这是石莹辉和同志们自制的秘密武器,为了防止大风破坏,他还在铁桶侧面安装了橡皮筋加以固定。当他完成这些工作回到值班室,浑身已经湿透,但电子经纬仪完好无损,让他感到安慰的同时,也为自己和同事们的聪明才智感到兴奋。

随着气象业务现代化进程的加快,小球测风业务也从一开始的纯手工计算编报,一步步发展到后来的PC1500半自动化乃至电子经纬仪自动化。为了保证这项业务的正常开展,测报人员总是比其他人更辛苦地投入工作,凭借着高度的责任心,准备好在几十年如一日的工作中,无论业务技术怎样革新,测报人员一丝不苟的工作态度从未改变。

但是历史在前进。小球测风的探测精度及高度受天气和人员影响较大,气球施放长达一个小时,在上升过程中,气球水平飘移距离长达几十公里,对某些中小尺度天气系统的描述会发生扭曲和失真,越来越跟不上现代气象业务的发展需求。

新疆作为我国天气上游,数值预报模式的基础数据采集,需要水平间距十几公里甚至几十公里、时间间隔几小时的观测数据。随着气象观测技术的飞速发展,数值预报模式对观测资料精细化的要求,加上卫星、雷达等现代气象观测网的不断加密,犹如一颗颗“天眼”清晰地监测到各类气象信息,为进一步提高数值预报能力,开展好气象预报服务提供了海量的数据和可靠的依据。

所以,根据规划,小球在承担了60年的测风任务后,正式办理了“退休手续”。当然,这也极大地减轻了基层业务人员的工作压力,消除了人工制氢的危险因素。

目前,曾经承担小球测风任务的新疆4个基层气象局正着手做好人员转型,以及资料的整理和移交等工作。

虽然这次小球飞上天,就再也不回来了,但是它留下的宝贵精神已经融入新疆气象人的血液,成为新疆气象精神的可贵元素。

扫一扫,手机浏览此新闻

行业新闻

本站要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