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收藏本站| 设为首页

您的位置: 首页 >> 信息展示 >> 文化广场

一场洪水 一面镜子
发布时间:2017-07-10 07:07:20    来源:中国气象报社    编辑:chenjing

“6月22日20时至24日16时,婺源遭遇特大暴雨袭击,全县平均降雨量201.6毫米。特别是6月24日8时至12时,短短4个小时,全县平均降雨量89.1毫米,小时降雨量超历史纪录,河水瞬间猛涨。到6月24日下午16时24分,县城三都水文站最高水位64.54米,超警戒水位6.54米,超1998年最高水位4.42米,百年不遇。据不完全统计,全县60%的田地被淹,80%的群众不同程度受灾,紧急转移安置人口8.9万,倒塌房屋2870幢,浸水房屋51000幢,因灾死亡3人,直接经济损失约36亿元”

——摘自6月27日《魅力婺源》

狼来了

国人信仰的对象非常多,可以是孔子,也可以是耶稣,其中也不乏关公、钟馗、孟夫子。但是,我估计最相信的应该是邻居。可话又说回来,邻居中了彩票不一定会告诉你,若不幸中毒,则一定会和你细说半天。

洪水围城,街坊传言甚嚣尘上,有稽无稽先不谈。

13年前,我在一个“特殊”的部门上班,该部门地理位置偏僻,清一水男同志,每天必抬头看天,日子过得胆战心惊。而在这个部门待了两年之后,我在“朋友圈”里的信誉度普遍下降。

这个部门就叫做气象局。

很多年后,这个部门多了四个女人和一条狗,据说日子过得照样胆战心惊。

但6月24日这一天的暴雨,他们预报准了。虽然这一次,我们多么希望不准。

洪水退去之后,我想跟大家探讨这样一个问题:“他们说”与“政府权威发布”,哪个更该信?

我想说,“狼来了”,谁都可以说;但狼真来了,“他们”多自顾不暇,而政府却可以救你。

有时候,你真的只是忘了看手机上的预警信息。

流言,猛于洪水。 

看水

看水和看戏一样,是中国文化的一部分。不同的是,看戏收钱,看水免费,而且声势大、场面壮、特效足。

每当洪水泛滥,桥上就挤满了人,踩着板拖,穿着背心,打着雨伞,就那么站在那里,眼睁睁看河水越涨越高,漫过别人的店铺、别人的房屋、别人的汽车,不时交流几句:“今年的水比去年的大。”

来不及看水的,是匆匆抢救自家财产的受灾户和匆匆去抢救他人财产的政府工作人员。

每每看到人山人海看水的场面,我都忍不住想:要是洪水冲垮了桥,他们可怎么办呢?

看水,我很资深。从1992年起,我就开始看水,那时我住在沿河公路一栋五层楼房的二楼,地理位置得天独厚。每年汛期,沿河公路菜市场前的一排小吃店就把冰箱彩电桌椅咣咣地塞满整个楼道,约定俗成,年年如此。尽管素昧平生,楼里的街坊邻居也会帮忙搭把手,也没听谁有半句废话。

接着,便是洪水涌来,西瓜、床板、垃圾、猪、狗在楼底陆续漂过……傍晚时分,水退,清淤,一切照旧。

看水,只应该是孩子的消遣。  

水殇

从古至今,我们对看不上又对付不来的东西总是盲目崇拜,比如山间野火,比如狂风暴雨,比如电闪雷鸣,又比如,洪水肆虐。

从读书的时候开始,我就顶厌烦把洪水泛滥当成文明衍生的一个标志。所谓“尼罗河定期泛滥、两河定期泛滥、恒河定期泛滥、长江黄河定期泛滥,结果土地肥沃,衍生了人类文明”,我想这些历史学家一定是全家都住在二楼长大的。

任何一次洪水泛滥都是一部悲壮的历史。从西方《圣经》中的大洪水到中国上古神话中的大洪水无一例外,有史料记载的历史更加令人恐惧——1117年黄河决口,淹死100万人;1642年黄河决口,开封城全城37万人有34万人被淹死;1931年长江水灾,死亡14.5万人;1932年汉江大水,死14.2万人……

幸运的是,每一次洪水都让人类重新审视自己,这才有了诺亚方舟、有了大禹治水、有了都江堰。

“人定胜天”这四个字需要我们辩证地去认识,它告诉我们的应该是人类要对大自然充满敬畏,只有敬畏自然,才会审视自己。

天不怕地不怕,要不得。

人情

原本,6月是一个很好的月份。高考、中考结束,学生们如释重负,全省理科“榜眼”花落婺源,街头巷尾又多了一个可供娱乐的谈资。大家每天忙得不亦乐乎,做买卖、刷微博、发微信,上班下班、请客吃饭。

一场突如其来的大水,在6月24号这一天把大家聚在了一起,让大家有了共同的话题,一批人看着水乐,一批人看着水哭,还有一些人在搬东西救人。

说几个搬东西救人的。

国钟与我同龄,在机关任职,能说会道,工作之余喜欢演讲。6月24日这一天,他在背别人的老爸。

林丹是一个两岁孩子的母亲,在乡镇政府工作,6月24日这一天,她在乡镇抗洪,老家被洪水吞噬,71岁的老爸被困水中,老母亲在县城带孩子不慎滑倒。

兴安年不过26岁,还没结婚,刚考上乡镇公务员,6月24日这一天,当他在乡镇抗洪时,刚分期购买的新车停在县城家中,被洪水淹没。

且不论这些人平日里如何,至少在6月24日这一天,他们比看水的人强太多。

援手

作为一座风光秀丽的小城,婺源是养在深闺的美貌女子,每年接踵而来的除了千万游客,还有各地投资旅游的有识之士。

然而,6月24日这一天,民间救援组织蓝天救援队来了;时隔一日,某电商企业运来了四车日常生活必备之物;而那些有识之士却没有来。

对于婺源这个女子来说,我想这不是“爱情”。当那位女子脸上蒙了一层灰尘,如果真心爱她,为什么不在她脆弱的时候给她买一瓶“洗面奶”呢?

2017年的6月24日过去了,水也退了,可未来还会有很多的6月24日。

值得我们思考的还有很多……

扫一扫,手机浏览此新闻

行业新闻

本站要闻